明贤法师凤凰博客
做到哪里 哪里就是完成
http://mingxian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什么是“升恩斗怨”?

2016-12-18 22:23:17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3350 次 | 评论 0 条

“升恩斗怨”,老话也说成“斗米养恩,担米养仇”,是特别有智慧的生活的语言。意谓:你若施人一升米,他会感恩;而你下回若仍施一升而不给他一斗,他不但不感恩,甚至结怨成仇;但反过来,如果最初一粒都不给,他反而毫无怨言了。

升恩斗怨,用经济学概念或可称为“感恩的边际效应”,如佛经所言则是“鲁扈抵突,不识恩义”,也即是常言的“不知感恩”。其中大意是说,人在一连串得到恩惠的活动中,心中的感恩递减,而减到一定程度时,受恩者几乎已经坦然接受了别人的馈赠,并认为理所应当、不赠没道理。最后,受恩者会提出更多的要求,并在心理上不觉得有丝毫的不妥。

“升恩斗怨”源于无惭无愧心

是什么导致了“升恩斗怨”这样的心理怪圈? —— 无惭无愧心。

中国古人讲究知恩念恩,“滴水之恩,必当涌泉相报”。可如今很多人在讨论:当代青年人不知恩念恩,不管为他们做什么,都觉得理所应当。

比如,有一位企业家资助过某著名高校的一些研究生,到颁奖时,有同学问:“你为什么会选择资助我,是不是以后想用我啊?”企业家听了使劲摇头:早知道我不干这事儿了,在这里又花钱又费力,我是里子亏了亏面子,浪费时间,也影响打理企业的精力,居然以为我是有预谋的。

在丛林的师长座前参方,如果学人无惭无愧,向善知识求法时间渐长,便会从“求法”流为“交往”,下一步便是“升恩斗怨”。刚入佛门时,道友的任何一个帮助、提携都可以令你感激不尽;可一旦成了“老同参”,对别人的帮助就会挑剔再三。初入三宝门时的感恩戴德、五体投地,时间久了,却也异化为成天猜度、计较师友是否厚此薄彼 …… 总之,无论被施惠了何种钱物,都觉得理所应当,根本就忘了——其实谁也不欠你的,谁也没有施与你恩惠的义务与责任。

因此,“升恩斗怨”背后所蕴含的,是一个非常深刻的“无惭无愧心”的道理。修行人,不能忘了,自己有黄金,才能换白银。不要对这人性的缺陷视而不见——无惭无愧心是会害你的!

无惭无愧心会让我们的心随时随地都处在浮躁的痴态中,不知道什么是对自己好的。人在无惭无愧的状态下,自会没失了纲领,没有了道理的标准。无论自己接受多大的给予都会不知满足而不会心怀感恩。可事实上,自己又给予了他人什么?自己奉献给三宝、师长的又有多少?在无惭无愧中忘失本分,难以相称于“佛弟子”的身份,而与当年的一片初心渐行渐远。当心!或许自己正是自己天天在口诛笔伐的那一个“不仁不义”之人。

如果在藏地以及缅甸、斯里兰卡等地区,无惭无愧心所很容易就被照见出来。这些地区没有过于复杂的伦理文化,无惭无愧心赤裸裸地显现出来,将会立即遭到很多指责。而汉地的文化有着非常庞大的伦理结构,可以找来很多理由和事实依据,来覆藏住无惭无愧心,却又通过演绎别的情绪来支持并发展它。

这样的发展很可怕,让我们一步步走向愚痴和傲慢。我们有时候会揪住一个辫子,以此为名,推动无惭无愧心无止境地蔓延,最后所有该合理感恩他人的人事都变恰恰成了抱怨之处。

无惭无愧心会让我们落入“过重人本”的我见陷阱,其结果就是无止境的自私。

无惭无愧心会让我们升恩斗怨,在此心态加持下,烦恼将逐步扩大化,并占据一个充分合理的平台。其实,自己的烦恼发展到第二个人知道,自己也就失去本位了。

大恩即大辱:宠辱若惊,恩辱同质

升恩斗怨者得以如此无惭无愧,是因为不知足。

——不知足者是必有所欲的。有欲即贪,有贪则有嗔,便有得失、宠辱之种种。民间还有“大恩即大辱”乃至“大恩即大仇”的说法。“大恩即大辱”可谓是升恩斗怨的升华甚至极致。

“升恩”为何被异化成“斗怨”?“大恩”为何反成“大辱”?这里谈的不仅是施恩与受辱的关系,更重要的是“受辱”之心以及背后的“不知足”。

“受辱”的心理弱点,来源于内心对固有贪慕的执着,所执着越多,受辱几率越高。比如《论语》中,子游曰:“事君数,斯辱矣;朋友数,斯疏矣。”子贡问友,子曰:“忠告而善道之,不可则止,无自辱焉。”无论事君事友,忠告若不能知足知止,必将招致厌烦、自取其辱。

故《道德经》云“知足不辱”,又言“宠辱若惊”。这里的“辱”不是指施以羞辱。要理解“辱”,不妨先理解“宠”。

宠辱若惊,“宠为下”,意谓受“宠”是贱下的。譬如,一个遭冷落而被边缘化的人,顶头上司却爱重有加,有什么好酒好肉都相赐与,每次赏赐时,必叩头谢恩然后跪食,这就是宠。未受宠者反而傲然孓立。事实上,两相对比,那样的受宠实乃重大的羞辱。所以,辱,就是来谈“宠”的,受宠就是极大的羞辱,因此“宠辱若惊”应断为“宠:辱,若惊”,或断为“宠——辱,若惊”。

世人都以宠为荣,却不知宠乃是辱。而我们文化先祖老子在这个问题上,要求其子孙要有独立的人格,自由的思想,才不失为一个中国人的基本品格。看来,唐代肖峰《小原笔记》中“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”(《菜根谭》《小窗幽记》亦有)的文意中,原本知道宠就是辱,而君子能受其辱而不惊,其实是一种“卧薪尝胆、忍辱负重”的精神。

惊,是心不安、惊诧的样貌语。原本,受宠是一种十分贱下的收获,凡所获取,都是“未得之也,患得之;既得之也,患失之”,斤斤得失于眉睫之间,其心未尝暂安。宠,指“望外之荣”。其实,得之也“若惊”,失之也“若惊”,论其本质,宠,是一种令心不安的看似外荣的贱下之辱。

宠,原本是中国人不屑追求的东西;受宠,更不是中国人愿意羡慕的。但是,名利使这种品格逐渐打折扣。受大恩而以为大辱者,多是因为自尊受损,这其实是一种保“名”。保名来自于对失“名”的忧患,实质上是对“名”的贪执。“恩”看似带来好处的,但实为“宠”的受用,本质上近于“辱”。大恩即大辱,实际是一个人同一角色的心理互换。

所以,恩至而辱生,因辱生怨,由辱生嗔,甚至恼羞成怒、酿成大仇,也就有了“我为你雪中送炭,你愿我家破人亡”这样冷酷而凛冽的世故与人情。

升恩斗怨比比皆是,大恩大辱不乏其人。历史上有这样一则公案——大恩大辱间,杀心顿起:

李汧公勉为开封尉,鞫狱。狱囚有意气者,感勉求生,勉纵而逸之。后数岁,勉罢秩,客游河北,偶见故囚。故囚喜迎归,厚待之,告其妻曰:“此活我者,何以报德?”妻曰:“偿缣千匹可乎?”曰:“未也。”妻曰:“二千匹可乎?”亦曰:“未也。”妻曰:“若此,不如杀之。”故囚心动。

当代反思人生的文学作品中也提到“升恩斗怨”的人性渊薮:

有一位独身老人,迫于生计在街边摆书摊谋生。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了一位前来看书的贫寒学子,逐渐成为忘年交。后来,老人替这位青年交学费。青年大学毕业后,申请到美国留学的奖学金。老人觉得自己慧眼识才,用自己的积蓄为他买了机票。青年深造期间,老人还给他汇过两次款。青年学成归来,因攀上高枝而成为官场新贵。老人感觉与有荣焉,青年却觉得受老人资助的往事有碍其当下身份,不由心生厌恶。有一位部下洞悉了新贵的心思,借口市政建设,取缔了这个路口的书摊。新贵再次路过这个路口时,见路边少了那个身影,如释重负。

人的一生,“平常心”最金贵,“平等心”很缺乏。以人心有不平,而人的往来事事希望自己得到形式上的“平等”相待(希望“我”得到优待)以填补不平,便只能靠人情、财货、名誉、权力、地位等种种物化的对象与关系来维持内心脆弱的平衡感。

所以,人情有时如“一报还一报”,处处裹挟着“礼尚往来”。小恩小惠、你来我往,如家常便饭,是一团和气。可一旦有大恩相施,施之者也未必居高临下,而受之者似早已心有戚戚,因为恩情之重不能承受,反成负担,或处处提示自己“矮人三分”。此时,感恩之心荡然无存,唯有低人一等的耻辱感弥漫心间而使自己无法抬头。

升恩斗怨,大恩即大辱,或是抱怨他人的施恩太少或不再持续,自己得不到想当然“应得的恩惠”;或是怨恨他人的大恩大德让自己抬不起头,把自卑感、挫败感、羞辱感转嫁到对方身上。无论是计较“恩”的多寡还是人际关系对等与否,内心都已波澜惊起。但有不平,便以为辱,而人但凡有“我”,有此物化执着,必生不平,故得亦惊,失亦惊;得亦辱,失亦辱。故所谓“恩将仇报”,哪里只是“忘恩负义”?出于大恩的“辱感”,恐怕是永远忘不了的,而“义”必定要因此而辜负!

知足不辱,三轮体空:大乘佛法是“升恩斗怨”的解药

“升恩斗怨”之心曾经逼得曾国藩直说“勿过多怜悯”“用恩莫如用仁”。这当然是无奈的总结,佛弟子还是应该从这屈曲的用心中解脱出来。

《道德经》云:“知足不辱,知止不耻。”无欲必然刚、无求自然直,知足,当然就没有辱。

梁漱溟先生晚年,常常念叨一位晚辈,说自己很敬佩他。学人们问他敬佩的那位是谁。他说,有一次活动结束,集体合影,一青年衣衫破旧不堪,看来极为穷苦。而举止进退,大度有节,全无半点愧色,梁老先生深觉难得,十分敬佩他。敬佩的原因,即所谓“知足不辱”。

在名利的诱惑面前,是容易乱方寸的,已有利益更求暴利的追求者,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。蒙昧良心追求非分利益,一旦恶行败露,自然羞辱难当。

当年李斯临刑,对其子说:“吾欲与若复牵黄犬,出上蔡东门逐狡兔,岂可得乎?”这是不知“止”而致“耻”的鲜明案例。

由此,憨山大师云:“知足常足终身不辱,知止常止终身不耻。”

对于不知足而不知恩义者,佛门有很多具体有效的办法,比如以不再施恩来使之警醒。《清净道论》记载,有修行人心无惭愧,在接受饭食供养时,行堂到其人面前,便有意不与。其人原认为“既给了别人,就一定会给我”,但不料人家竟把那一份直接从面前撤走。之后修行人就开始冷静思维了,心便清净了下来:

—— 原来,别人都不欠自己。

无惭无愧心变了,开始有一点惭愧心了。有惭有愧,才能宠辱皆不惊。

佛门对于施恩与受恩中“甚可怜悯”的人与“甚可怜悯”的心,悉生悲悯。“大悲心”以对待,乃是佛门的态度。大乘佛法施者、受者与施物“三轮体空”的教法与实行,乃是最为无上的解药。

人情的葛藤中,要从这种用心的烦恼与障碍里获得全面解脱,恐怕只有将“施者、受者、施物”三轮体空的境界作为用心的目标,才有解脱的可能。否则,必陷入上不成下不就的人情两难之境地。

体会到这一点,或许才能从无惭无愧、宠辱若惊的升恩斗怨与大恩大辱中幡然自觉!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新著《禅要》:述而不作广览心要 …     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明贤法师

佛子务本、正本清源、本立则道生 ——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